2018年8月28日 星期二

漫步台灣:花蓮縣新城鄉

新城鄉原來是太魯閣族聚居的地方,叫做「大魯宛」,後來在歷史上有兩次先後被稱為「新城」。


第一次是清朝嘉慶年間,漢人率眾來開墾,遇到太魯閣族人的激烈反抗,所以築土壘防禦,便將土壘取名「新城」,不過後來還是棄壘逃走了。
第二次是1875年,清光緒元年,福建提督率兵來開鑿蘇澳到花蓮的道路,以此地為進入花蓮地區的第一站,也稱之為「新城」。

2018年4月8日 星期日

漫步台灣:新北市坪林區

坪林區這篇的時間維度橫跨了好幾年,由於第一次去的時候正值颱風過後,有些景點的狀況慘不忍睹,因此特別在幾年後再訪,補上比較正常的照片。前兩次造訪都因故錯過了坪林茶業博物館,今年還特別專程跑了一次補完。


坪林區位在新北市與宜蘭縣的交界,在歷史上有的時候屬台北縣,有的時候屬宜蘭縣,這個地理位置也長期影響著坪林區的發展。
在2006年國道五號蔣渭水高速公路(北宜高速公路)通車以前,台北與宜蘭間的交通大多仰賴北宜公路,當時坪林作為兩地的中介點,旅客常在坪林休息或用餐,為坪林帶來不少商機,坪林橋與老街一帶商家受惠不少。但北宜公路經過雪山山脈,路途曲折費時,1991年開始雪山隧道動工,蔣渭水高速公路正式啟建。由於蔣渭水高速公路在坪林地區的交流道位於集水區內,大量遊客進出會影響水源安全,所以原來僅只提供緊急、救難、工程修護與當地居民車輛進出使用。
這也就是說,一旦高速公路通車,未來台北宜蘭兩地的旅客將再也不會在坪林停留了,這讓坪林的居民急得跳腳,深怕經濟受影響,便群起抗議,爭取開放交流道給外地旅客使用,甚至在2003年9月13日辦了一場公投,結果97%的票數都贊成開放。
時任環保署長的郝龍斌幾度與坪林居民攻防,最後政府條件讓步,開放交流道但限制每日流量上限4000輛,以控制對環境的影響。
在過程中最引我注意的,是環保團體荒腔走板的發言,例如當時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秘書長的這一篇(http://ago.gcaa.org.tw/greenpoint/gp030914.htm),為了反對核四的立場導致對坪林交流道案表態困難,核四的環評不該相信,但坪林的環評應該捍衛;一下子環保署未表態捍衛環評一下又肯定他們捍衛環評的立場;最後再說環評是失職的,公投才是居民為環境架出的防護網。通篇胡說八道、進退失據,簡直世界奇觀。
這是台灣的NGO缺乏政治遊說專業造成的老症頭了,這裡就不多談,但這個歷史事件在坪林區的許多景點都留下了軌跡。

2018年4月6日 星期五

你只欠我一個道歉:歷史傷痕必然只能帶來仇恨嗎?

《你只欠我一個道歉》是一部黎巴嫩電影,在複雜龐大的文化歷史背景之下,此片卻選擇從一件最小的事情開始說故事。圖為飾演東尼的Adel Karam。 圖/海鵬影業提供

《你只欠我一個道歉》(The Insult)是一部黎巴嫩電影,這個國家夾在東邊、北邊的敘利亞與南邊的以色列之間,多年來飽受阿以衝突(阿拉伯-以色列衝突)之苦,除了敘利亞與以色列頻繁入侵,巴勒斯坦解放組織也在境內活動。

不只如此,黎巴嫩內部的種族與宗教問題同樣充滿衝突,曾經爆發大規模的內戰。這個中東地區最西化的國家,曾被稱為「東方小巴黎」的黎巴嫩,近一百年來始終必須面對受人擺布、難以自理的命運。

在一個這麼複雜龐大的文化歷史背景之下,《你只欠我一個道歉》卻選擇從一件最小的事情開始說故事。

《火花》:燦爛又短暫的搞笑藝人悲歌

《火花》是一部殘忍描寫日本搞笑藝人生涯現實的電影,改編自第153回芥川賞得主又吉直樹的同名小說。 圖/安可提供

在觀賞試片之前,因為是以搞笑藝人為題材的關係,以為這部電影是好笑、勵志、快節奏、戲劇性的標準商業電影,但這完完全全的是誤會了。

《火花》是一部殘忍的描寫日本搞笑藝人生涯現實的電影。這部電影來頭不小,是改編自第153回「芥川賞」得主,又吉直樹的《火花》。芥川賞是純文學類新人獎,《火花》正是又吉直樹的第一部作品。

但是又吉直樹並不是一般的新人作家,他是日本漫才(註1)搞笑藝人二人組「Piece」的一員,他們的媒體曝光量與受歡迎程度在日本搞笑藝人中名列前茅,還得過日本漫才最高榮譽「M-1大賽」的第四名。

當紅搞笑藝人竟然可以在純文學雜誌上連載小說,這件事本身就非常令人感到好奇。2015年雜誌一出版便旋風式完銷,創刊八十年來史無前例地加印了兩次,最後總共發行了四萬冊。

四萬冊感覺沒有很多對吧?那是因為原來是刊載在較小型發行的雜誌上。《火花》後來發行了單行本,賣了超過280萬本,文學雜誌翹楚《文藝春秋》以特別號形式發行,又賣了超過110萬冊,《火花》同時也是「芥川賞」這個純文學獎項157屆以來銷量最高的作品。

2018年3月20日 星期二

強制機車兩段式左轉真的安全嗎?實證在哪裡?

強制機車兩段式左轉真的安全嗎? 圖/取自Tomás Fano (CC BY-SA 2.0)

從十月底開始,「台灣機車路權促進會」發起「待轉大富翁」活動,召集機車騎士集結在特定路口,以不斷待轉的方式,想要凸顯機車強制兩段式左轉政策的問題,也成功將這個議題再次搬上檯面。

機車「強制兩段式左轉」與機車「禁行內側車道」(俗稱快車道)是綁在一起的,必須一起檢視,法源在「道路交通安全規則」第99條:

機車行駛至交岔路口,其轉彎,應依標誌或標線之規定行駛;無標誌或標線者,應依第一百零二條及下列規定行駛:
一、內側車道設有禁行機車標誌或標線者,應依兩段方式進行左轉,不得由內側或其他車道左轉。
二、在三快車道以上單行道道路,行駛於右側車道或慢車道者,應以兩段方式進行左轉彎;行駛於左側車道或慢車道者,應以兩段方式進行右轉彎。

轉型正義「正義」嗎?——《指定倖存者》中政府權力的失控危機

圖/《指定倖存者》海報

我是影集《指定倖存者》(Designated Survivor)的粉絲,在剛上線的第二季第三集中,劇情觸碰到了兩個很敏感的議題。

第一個,是既視感強烈的「銅像遷移」問題。

田納西州的舊聯邦法院前有一尊銅像,用來紀念田納西州第四大城Chattanooga的前市長,這位市長在許多田納西人心中是重要的歷史與記憶象徵,但他同時也是一位支持畜奴制的奴隸主。因此,這尊銅像應該留存、遷移或銷毀就成了爭議焦點。

在影集中,雖然最後是選擇了代表平衡與妥協的遷移方案,但在協調過程中,為了劇情的轉折需要,安排了一位重量級非裔美國人領袖出人意表的支持銅像留存。他所持的理由是:


我相信淨化歷史十分危險,消除我們不喜歡的歷史是很好,但消除我們喜歡的歷史就不好了。

2017年10月31日 星期二

消失在歷史中的亞空間—廣播劇的世界

這是為舞台劇《早安主婦》寫的推薦文,放在節目單裡,記錄了一些我對廣播劇的想法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大概十二歲的時候,我第一次參與警察廣播電台的廣播劇錄音。


錄音室是一個很神祕的空間,當隔音門一關起來,日常生活中習以為常,以致渾然不覺的環境雜聲消失,會彷彿聽見一種「無聲」的聲音。也有點像是耳膜外變成了真空狀態,因為耳膜內外壓力不均衡所導致的壓迫感,像是聽覺又像是觸覺,很是奇妙。